江南夜色 > 科幻小说 > 无极幻圣 > 第五百零三章 芳踪渺渺

第五百零三章 芳踪渺渺

 热门推荐:
    从未听说过的东溟派;

    轻松击败西‘门’吹雪的少‘女’高手;

    闻所未闻的天下第一到手……

    在陆小凤快要怀疑人生的时候,单婉晶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看着西‘门’吹雪问道:

    “你想变强吗?”

    “不想,滚啊!”

    感受到集中在自己身上的锐利目光,唐伯虎当即一阵干笑,打哈哈道:

    “啊哈哈,我看气氛太紧张了,就忍不住开了一个玩笑,你们继续,继续……”

    单婉晶摇摇头,没有理会这个不靠谱的家伙,重新看向西‘门’吹雪。,: 。

    这一次,西‘门’吹雪没有任何迟疑。

    “那就好。”

    一样东西自单婉晶袖中飞出,落到西‘门’吹雪怀中。

    “慈航剑典?武功秘籍?”

    陆小凤和‘花’满楼还在愣神间,唐伯虎已经丝毫不见外地探手到西‘门’吹雪怀中,将《慈航剑典》拿到自己手里:

    “单小姐出手,这《慈航剑典》必定不同凡响。

    不过,小姐你也太偏心了,现场这么多人,怎么就单单只给了这个冰块脸……”

    见单婉晶似乎完全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唐伯虎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他有十分的把握,凭借自己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这本不厚的剑典只需看上一遍,便足以记得七七八八。

    然而,翻开《慈航剑典》不过数息后,唐伯虎便闷哼一声,口中“噗”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单婉晶左手罗袖一挥,将喷向她方向的血液扫开,淡淡道:

    “这《慈航剑典》乃是慈航静斋的绝顶秘籍,非‘女’子之身不能修行。

    当初三大宗师之一的‘散人’宁道奇,借阅后也免不了吐血的结果……”

    慈航静斋……三大宗师……“散人”宁道奇……

    陆小凤愈发感觉少‘女’的格格不入。

    “我靠!”

    唐伯虎则是努力地平复体内翻涌的气血,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将秘籍丢回西‘门’吹雪的怀里,抱怨道:

    “姐姐,这么重要的事情下次能不能早点说?”

    单婉晶没有理他。

    ‘花’满楼奇道:

    “既然这《慈航剑典》唯有‘女’子之身方能修行,那单小姐将其送给西‘门’吹雪又是何意?”

    “原本我也是不太明白的。”

    单婉晶微微一笑,看着西‘门’吹雪道:

    “不过,你这人似乎天生便是为剑而生的,或许能创造奇迹也尤未可知呢……”

    西‘门’吹雪伸出手掌握住秘籍,看着单婉晶道:

    “需要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

    单婉晶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她只当这里是苏航的‘精’神世界,什么神功秘籍,只需苏航一个念头便足矣,让她来送秘籍,本就是多此一举的事情。

    好在,对于某人时不时的古怪行为,如今的单婉晶也早就习以为常了,也不觉得奇怪。

    “白送?”

    陆小凤与唐伯虎一呆,既是为了眼前绝‘色’佳人忽然展‘露’出来的美丽笑颜,同时也是不敢相信,世间还有这种好事。

    “当然,非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

    似乎是想到什么事情,单婉晶脸上的笑意更甚:

    “你刚才引而不发的最后一剑很有意思,连我都有种危险的感觉。

    如果你能破解剑典,或许能够彻底掌握这一剑,那么等到将来遇到那小子,就给试试看,能不能给他一个惊喜吧……”

    很显然,尽管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但对于自己当初白白挨了一记怀孕凝视,却完全没能报复的经历,单婉晶一直都耿耿于怀。

    “好。”

    西‘门’吹雪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

    单婉晶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人影一闪,便已芳踪渺渺。

    唿儿~~

    陆小凤吹出一声口哨,捅了捅身边的‘花’满楼:

    “‘花’兄,是不是有种白活了感觉?”

    ‘花’满楼笑了笑:

    “我看并非是我们白活了,而是这位单小姐太过特殊。”

    “有区别吗?”

    陆小凤耸耸肩,走到大厅中央,弯腰捡起一样东西。

    正是那被西‘门’吹雪斩落的一角袖口。

    “你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唐伯虎目光一凛,不可置信地看着陆小凤,正气凛然道:

    “你这个死变态,还不放下那截袖口,让我来!”

    “唐解元这么快就恢复元气实在是太好了。”

    陆小凤微微一笑,指着唐伯虎的身后,提醒道:

    “不过有时候说话还是注意一下场合比较好,小心祸从口出。”

    嗯?

    唐伯虎忽然感觉到后背一凉,一股澎湃的杀意从自己身后传来。

    他僵硬地转过身,只见秋香正低着头站在他身后,身上仿佛有浓郁的黑气放出。

    唐伯虎咽了咽口水:

    “秋香姐,你听我解释啊,我这是——”

    秋香却是头也不抬,右手不知从何处掣出一只手臂粗细的长棍,寒声道:

    “十字追魂棍!”

    砰!

    看着被应声砸飞出去的唐伯虎,陆小凤与‘花’满楼都忍不住轻笑一声,就连无比虚弱的西‘门’吹雪,嘴角亦是轻轻勾起。

    陆小凤先是将这角衣袖放到眼底看了看,随即又轻轻嗅了嗅:

    “无论是衣料,还是熏香,都无疑是最上等的货‘色’……

    ‘花’兄,这方面你才是行家,能闻出来这熏香是哪一家的吗?”

    ‘花’满楼摇摇头:

    “天下之大,但能织出这般细密的绸缎,制出这般纯正熏香的,都不过十指之数。

    但这节衣袖上的,却绝非这几家的作品。”

    “又是一样……吗?”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般结果,陆小凤面上也没有‘露’出失望之‘色’,而是倏忽站起身。

    ‘花’满楼扶着西‘门’吹雪,诧异道:“唉,你去哪里?”

    陆小凤用力地伸了一个懒腰,摆摆手道:

    “那还用说?自然是去抓金九龄了。

    ‘花’兄,你照顾好西‘门’吹雪。”

    说完,陆小凤的身影,也掠出大厅,消失在众人眼中。

    相同的语言,从不同品格,不同实力的人口中说出来,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唐伯虎的“一面之词”,或许只能让陆小凤半信半疑,但单婉晶的话,便不得不让他郑重其事。

    毕竟,能取得如此高手的信任,本身便已经是一件极为了不得的资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