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 > 章节目录 第五九二章 颤抖吧,膜拜五吧,卑微的凡人

章节目录 第五九二章 颤抖吧,膜拜五吧,卑微的凡人

 热门推荐:
    “在那儿!”

    麦尔威厘号舰长惊叫道。

    在他手指方向的海面上,一道隐约的金色急速掠过。

    在这道金色的后面,还拖着一道仿佛航迹般的白色,就像古代骑士手中的重型骑枪,而那金色就是骑枪的锋刃,尽管被这一幕所震撼恐惧,但十几名最快速度冲上甲板的水兵依然纷纷举起燧发枪瞄准,然后迅速扣动了扳机,子弹混乱地打在海面,但丝毫不能阻挡这个巨型骑枪的前进,好在这时候二层甲板上一门三十二磅炮以最快速度伸出了炮口,就在火焰喷射的瞬间,那道金色消失在了船底。

    “快,找到他!”

    舰长惊恐地尖叫着。

    骤然间舰尾盲角处一道金光直刺天空,一个全身金色盔甲的身影,带着溅落的水花砸在甲板上,还没等水兵们反应过来,他就如同一道金色幻影般出现在人群中,然后右手以极快速度不断划过,随着他右手的划动,四周一颗颗人头也不断坠落。而就在同时之前他经过的后桅轰然倒下,然后他在血光喷射的背景中冲出人群,站在了这艘战列舰的主桅前,被金色面甲护住的的脸上,冷傲的目光盯着挡在他面前的舰长。

    麦尔威厘号舰长背靠着主桅大吼一声,手中佩剑直刺杨丰胸前。

    杨丰带着冷笑右手在空气中虚划,舰长的头颅从中间被切开,而就在同时他背后的主桅上也多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划痕。

    紧接着那主桅发出诡异的响声。

    就在杨丰身形移动,并且迅速站到前桅前的时候,身后那主桅带着一声巨响折断了。

    顺手划断前桅的杨丰再次跳落。

    “这个恶魔,这个恶魔!”

    皋华丽号上同样被惊醒的璞鼎查嘴唇哆嗦着,看着杨丰在海面溅起的水花喃喃自语。

    他明白自己中计了。

    既然杨丰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之前容忍他们封锁广州就不对了,他根本不需要这样做,他可以随便找个夜晚,一个人就能毁掉这支舰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陷阱,而杨丰的目标就是他们的舰队,否则他在水下弄沉这些战舰可以说轻而易举,但这个恶魔只斩断桅杆就是为了让船开不走。虽然桅杆的折断可以维修,但这维修也不可能短期内完成,更何况维修需要备用材料,船上也不可能准备三根备用的桅杆,也就是说这些桅杆被斩断的战舰已经走不了,不能开动的战舰会被当靶子打,就连那些驾驶小船的渔民都能将其占领,哪怕不进攻困上一段时间也一样会解决他们。

    而如果封锁广州是他故意制造的陷阱,那么陆军顺利登陆恐怕也是一个陷阱,这个恶魔不但要吞下他的舰队,而且还要吞下已经登陆的八千英军……

    “快,传令各舰起锚,以最快速度离开珠江口!”

    他毫不犹豫地对着巴尔克吼道。

    “可是,可是陆军怎么办?”

    巴尔克愕然道。

    那可是八千陆军,绝大多数都是英国士兵,虽然八千人放到拿破仑战争期间的欧洲战场上不值一提,但在这时候的东亚,这就已经是大英帝国在各处殖民地上能调动的所有机动作战力量了,没有这八千陆军会引起很多未知的麻烦,他们也很难在短期内向东亚派遣补充兵力,要知道这时候英国还在和阿富汗进行战争呢!

    璞鼎查无比纠结。

    突然间远处夜空中无数隐约的火光升起,就仿佛节日庆典的礼花,而在那下面地平线一片火红明暗不定。

    “火箭,康格里夫火箭!”

    巴尔克说道。

    “不,我们的火箭兵不在那里,但不管他们在哪里,我们都必须先离开这里再说,这是一个陷阱,我们必须先离开这个陷阱再考虑其他,舰队立刻起锚全速离开,但愿还来得及,这个恶魔,他简直就是地狱里钻出来的,我们需要上帝的帮助才能战胜他,可上帝在哪儿呢?”

    璞鼎查一脸迷惘地说道。

    就在同时杨丰已经斩断了威厘士厘号的桅杆,而距离这艘战列舰最近的两艘巡洋舰上,所有水兵甚至都不顾误伤同伴,惊恐地尖叫着拼命向其开火,就连甲板炮都在向他射击,子弹密集地打在他的盔甲上,但却只收获无数火星,甚至就连近距离射击的葡萄弹都没能击穿这层防御。在厚达七毫米的钛合金板和芳纶内衬保护下,杨丰就像那些在6b3防弹衣保护下的熊兵一样,面带狞笑顶着子弹向前,能够抵御akm钢芯穿甲弹的保护层无视软铅弹,护着他腾空而起跃过二十米宽海面落在一艘巡洋舰上。

    “膜拜吧,颤抖吧,卑微的凡人,我就是你们的噩梦!”

    他挥动双臂中二地吼叫着。

    就在同时他双手抱住炮管一下子将一门六磅炮举起,拽断固定的绳索后大吼一声拋出去砸得甲板上一片狼藉。

    在那些英国水兵哭喊中,他画风狂暴地撞飞好几个水兵,沿着甲板中线急速掠过,伴随他的掠过,三根桅杆接连不断倒下,紧接着他冲上首斜桅,就像走独木桥般一直冲到尽头,在一枚炮弹掠过的呼啸声中落入海面。在水下两米处他依靠灵魂能量不断分解脚下海水,气化的海水急速膨胀推动他恍如蒸汽瓦斯鱼雷般急速向前,在他头顶子弹和炮弹不断落下,但两米厚的海水抵消了所有力量,他无视头顶的攻击拖着明显的航迹线转眼到了皋华丽号的下方。

    而这时候外围一艘速度最快的六级舰完成起锚,借助珠江口的水流推动驶离泊位,但也就是在这时候,漆黑的海面上三道诡异的光柱射出,从一千码外笼罩了它。

    紧接着那光柱下方火焰喷射。

    早就巡弋外围的定镇威三舰,用铅酸电池带动的探照灯,直接锁定这艘六级舰,然后侧舷火炮第一轮齐射就使一枚四十二磅开花弹穿透这艘六级舰薄弱的外壳,药盘引信引爆了炮弹內装填的四斤黑火药和铝热剂,爆炸的火焰在这艘五百吨级小船内部肆虐,下一刻火药桶的爆炸将它彻底撕碎。

    另外一艘想要突围的六级舰以最快速度冲向海岸搁浅。

    哪怕搁浅也比粉身碎骨强啊!

    这是他玛轰击炮,哪怕胜利号遇上这东西都心惊肉跳,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六级舰,话说让他们对抗几乎一级舰专用的大杀器,这不纯粹是搞笑吗?

    而就在这时候,杨丰也已经登上了皋华丽号,他很随意地一抬手,一发线膛枪射出的子弹立刻被弹开,然后在璞鼎查和巴尔克惊恐的目光中,神皇陛下直接走向他们。

    这时候四艘三级舰就只剩下了皋华丽号,另外还有三艘巡洋舰也被他顺手斩断桅杆,整个港口一片混乱,数以百计的战舰和运输船都在逃离这片港湾,这里实际上就是蛇口,皋华丽号等战舰因为吃水太深只能停泊外海,也就是在赤湾一带,而运输船和小型军舰停泊蛇口,由前者随时前出保护它们,但此时皋华丽号等舰自顾不暇,这些运输船和小型军舰想逃离,那就得问问堵在伶仃洋上的定镇威三舰答应不答应了。

    这三艘战舰对付三级舰的确有些吃力,话说那半米多厚的柚木真得很令人无奈,可收拾那些五级舰六级舰却跟玩一样,而且它们那几乎后者两倍的速度,也足以保证它们们在这片并不太宽的海面上,拦截所有试图逃走的目标。

    “璞鼎查?”

    杨丰用面甲后的目光看着他对面说道。

    此刻璞鼎查和巴尔克在上百名水兵簇拥下,正惊恐地背靠着尾楼的舱壁站立,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陛,陛下!”

    璞鼎查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说道。

    杨丰看着他点了点头。

    就在同时他的双臂突然向左右伸开,两个食指分别指向左右两艘正在试图瞄准他的巡洋舰,下一刻天空中奇怪的呼啸响起,璞鼎查和那些水兵愕然抬头,就看见天空中两道流星从左右分别落下,带着恐怖的呼啸和火焰的长尾,瞬间击中这两艘倒霉的巡洋舰,恐怖的烈焰就像火山爆发般在船中骤然炸开,飞溅的火焰如同一场火雨般落在甲板上,两艘巡洋舰一下子被烈焰吞噬,而被引燃的火药桶让更大的爆炸声接连响起,在这两艘巡洋舰的粉身碎骨中,那些倒霉的水兵身上带着火焰惨叫着纷纷跳落。

    看着这一幕璞鼎查感觉自己的腿在发软。

    这个恶魔的那些传说竟然是真的。

    荷兰人那些仿佛神话故事一样的传言居然是真的,他根本不是凡人,他是一个恐怖的恶魔,一个可以随意召唤地狱之火焚烧一切敌人的恶魔。

    当然,东方人称他为神灵。

    “跪下!”

    这个神灵在他对面威严地说道。

    璞鼎查其实不想跪,身为英国贵族的他不想跪一个异教的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膝盖却不由自主地弯曲,然后整个人一下子跪倒在杨丰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