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古代寻亲纪事32

第四百五十五章 古代寻亲纪事32

 热门推荐:
    打死?

    祁宁泽瞳孔一缩,压制住心里的震惊,干笑道,“庄子上仆人众多,怎么可能会有老鼠。”

    思如轻哼一声,“谁知道呢!”不过,既然敢来,那她就毫不客气的收下这条狗命吧。

    狗命收割机。

    恩,这个称号‘挺’贴切的,简单大方又形象。

    反正那老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上的血腥气熏得人直发呕,如果不是某个人,他早死了,还能活到今天肆无忌惮的出来杀人。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老鼠已经死了,兄长就不要太在意了。”

    就算有顾梅心的灵泉水,也活不过来的。

    节哀顺变吧。

    祁宁泽薄‘唇’抿得紧紧的,呵,怎么可能不在意。

    “为兄还有事,就先走了,明天再来看小妹。”

    这些天他都在外面,府里的事一头雾水,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派人去把婉‘玉’回府的事情查清楚。

    他有预感,这事并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老鼠?

    呵,他更觉得是在说暗影。暗影,怕是凶多吉少了。

    祁宁泽莫名其妙的跑来,又急匆匆的走了,但思如并不care,呵,该来的始终要来,忠犬的定义就是为了真爱扫清一切阻碍的。

    血脉至亲算什么,如有必要,九族都不是问题。

    噢,我的身心我的命,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噢,这散发着酸腐味儿的爱情!令人如此着‘迷’!

    温泉庄子那晚发生的事,祁宁泽很快就知道了,毕竟,家贼难防,异心这种东西是很难察觉的。

    他坐在书房里,“那刺客后来怎么样了?”语气很平淡,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小厮就说了。

    死了。

    运气就是那么不好,唉,也怪四姑娘屋子里好东西太多,听说那珍珠足足有一盒子呢。

    内心感叹,如此昂贵的死法,那刺客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不亏不亏。

    “下去吧。”祁宁泽淡淡的说道,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嘲讽,呵,滑倒致死,还是踩在珍珠上,怎么可能,简直是无稽之谈呀。

    暗影是千绝山的头号杀手,飞檐走壁不在话下,一柄短剑更是玩得出神入化无人能敌。

    结果,连个普通‘女’子都解决不了,还赔了命。

    不,这事一定另有蹊跷。

    同样不信的,还有连夜赶到庄子上老王爷跟武定王。至于祁怀安,他连暗影是谁都不知道,自以为是个倒霉催的小贼。

    但仵作验了尸,确定是头骨碎裂而死的。

    这个就……

    反正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还好奇,但是在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代顶尖杀手,摔死的?

    思如是唯一的知情者,于是,她被叫到了书房。

    “丫头,那刺客手上的伤,是你戳出来的?”

    老王爷笑眯眯的看着她问道。

    这小孙‘女’虽然跟长公主那老太婆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但那‘性’子却是像极了他的,胆识过人。

    特别好。

    仵作说过,那手上被戳的地方,是个什么‘穴’位,很重要,能让人身体变得不协调,迟钝。

    但是屋子里丫环婆子都退下了,不会是刺客自己给戳的吧,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孙‘女’了。

    思如眨了下眼睛,“是的呀。”要不然呢。

    她一脸理所当然,武定王爷都不淡定了。

    “你怎么戳到的?”那可是传说中的是杀手呀。

    别人连衣角都‘摸’不到,你倒好,还伤了他。

    思如就说了,用簪子戳的。

    她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当时正好散了头发,簪子还拿在手中,突然就感觉到脖子处凉凉的,我也不知道后头有人呐。”

    摇了摇头,“那刺客也真是的,本事都没练好就学人出来打家劫舍杀人灭口,真倒霉。”

    还白费了一匣子上好的珍珠。

    但没关系,这些都是要有人买单的,秋后算帐。

    老王爷都觉得无语了,手就那么准?而且,什么学艺不‘精’,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把暗影的身份说出来。

    所以,还是运气吧,大概是暗影轻敌了。

    才折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手上了。

    摆摆手,就让思如回去了。

    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但还要查,到底是谁要买婉‘玉’的命,能驱动暗影的,一定不会是普通人。

    如此,范围就缩小了。

    思如从书房里出来,她没有回屋,而是在园子里转,漫无目的的到处走,武定王府的‘花’园还是很不错的,五月,绿树成荫,姹紫嫣红。

    祁宁泽从外面回来,就看到思如坐在亭子里,微眯着眼睛,湖面有风吹过,特别惬意。

    垂下眼眸,暗影……

    “妹妹可真是悠闲呀。”

    他走过去,脸上带着一贯斯文温和的微笑,一身白‘色’竹纹的锦袍,手执纸扇,风度翩翩。

    思如闻声,转过头看他,“你也‘挺’闲的。”

    一个大男人不成亲生子传宗接代,也不为国效力光宗耀祖,甘愿为个‘女’的打理生意还不求回报。

    简直自贬身价。

    祁宁泽拿着扇子的手一顿,随即笑道,“府中姐妹俱以出嫁,妹妹觉得无趣也是正常的。”

    他这话一出,思如就知道终于要来正题了。

    “是‘挺’没意思的。”看着祁宁泽,“所以,你要给我找个姐妹玩玩吗?还是说兄长有了心仪的姑娘,又怕小妹我有恋兄情结,所以前来试探我一番。”耸肩,“那你想多了。”

    又不是变态,恋兄情结什么的,并木有。

    祁宁泽满头黑线,胡说八道什么鬼,脸都木了。

    “小妹,为兄只是单纯的想给你找个姐姐。”

    “哦。”

    思如一脸无奈,“好吧,你既然都有决定了,还来找我干什么,直接把人领回来吧。”

    抿‘唇’,“我会让嬷嬷给她留个好位置。”

    听说顾梅心经常来府里给三夫人做点心吃,恩,就让她留在厨房里帮忙吧,物尽其用。

    祁宁泽显然也听明白了思如话里的意思。

    他皱着眉,“婉‘玉’,不是给你找个丫环,为兄的意思,是想让母亲收她做义‘女’。”

    是姐妹,不是主仆。

    如果有婉‘玉’去说,想必父亲母亲就会同意了。

    思如歪着头,“义‘女’?”眨了眨眼睛,“可是母亲有我这个亲‘女’儿了,还要义‘女’做什么。”

    她摇头,“不,我不想多一个人来跟我争宠。”抿‘唇’,“也不愿有人出来跟我争嫁妆。”

    至于家产,就算了,是‘女’子,这个时代是没资格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