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武侠修真 > 九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509章 湮灭之源

章节目录 第1509章 湮灭之源

 热门推荐:
    第1509章:湮灭之源

    这边众人见到天帝和释尊前来,无不震惊,一个天帝也罢了,毕竟天帝执掌仙界,今日这里发生如此大事,他自该来,但西天的释尊竟然也一起来了,那么便说明今日之事绝不简单,难道……

    这一刻,众人终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纷纷向蝶衣看了去,她体内的那股力量,连八荒圣王也抵挡不住,难道竟是那传闻里的湮灭之力?她将是那个令六界湮灭的人!

    这一刹那,众人心里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如今六界已然失衡,处处天崩地裂不断,难道竟是她引起的?

    远处云际,天帝凝视着八荒殿的情况,还有蝶衣身那股冲天黑芒,凝了凝神道:“释尊请看,那个小女孩,她体内藏着的力量,应是……”

    释尊仍然手捏拈花指,面带微笑,只道出四个字:“不可说也……”

    天帝向他看了看,立时明其意,本来这次他亲自前往西天,便是想请释尊前来共商湮灭之事,而刚刚却忽然感应到这边有一股湮灭之力直冲他的凌霄殿,令得整座凌霄殿震荡不休,是以急忙他才与释尊共同前来查看,没想到,竟找到了这湮灭之力的源头,更没想到,这湮灭的源头,不是什么灭世大魔,竟是一个小女孩,想来这其因果,释尊他心更要清楚,此拈花微笑,“不可说也”四字,已然明了。!

    “昔年,她曾于我座下,聆听佛法三百年,但当时的她,是她,却也不是她。”

    “是她……也不是她。”

    这一次,天帝倒是有些不明白释尊的意思了,每次释尊说话都是言简意赅,但这次却不知在给自己打什么哑谜。

    ……

    八荒殿里,八荒圣王感应到了天帝和西天释尊已经前来,趁着此时蝶衣失神,立即化作一道金芒往远处云端里匿去了。

    “蝶衣!别去追!”

    萧尘强忍着此刻的伤痛,纵身一跃,去将蝶衣拉住了,蝶衣转过头来,静静看着他,身的灭世之力,终于又慢慢回到了体内,再一次被封印了起来,模样也一下变回了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脸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

    “师……师父……刚刚蝶衣,蝶衣……”

    “没,没事……”萧尘轻轻将她脸庞的鲜血擦拭了去,又向远处天帝和释尊所在的云端看了看,小声道:“蝶衣,你跟我来,快些离开这里,等会无论如何不可再……不要说话,走,我会让幽婳姐姐带你离开,其余事,你再也不用管。”

    “可是师父,蝶衣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蝶衣什么错也没有,快走。”

    萧尘用身体将蝶衣挡住,牵着她往外面极速而去,又向归思却传去一道神念:“思却,天帝和西天释尊来了,你先避一避,无论如何不可现身,我有办法应付。”

    归思却已经恢复了些许,此时也不多言,立即带着镜花月隐匿到了外面去,但接下来还不待萧尘离开,远处天帝和释尊终于过来了,这边众人无不肃然起敬,纷纷退了出去,八荒圣殿的弟子和八大殿主等人,由于八荒圣王临阵而逃的缘故,此时也不敢造次,纷纷退到了一旁去。

    “这位小友,且慢……”天帝手一抬,将萧尘阻下了,向他看去:“你可是……名唤萧尘?”

    萧尘心头一紧,立即将蝶衣藏在了身后,抬头向他看去,不卑不亢道:“没错,正是萧某,当初慕白杀我城之人,我方将他毙命于南天门,此事萧某绝不推脱,天帝今日若要拿我,萧某亦无话可说。”

    天帝摇了摇头:“不,今日我不拿你,不久前天脊崩塌,你于危难修复天脊裂痕,功过相抵,今日你可以离开……”话到此处,停了停,向他身后的蝶衣看了去:“但是这位姑娘,你须将她留下。”

    听闻此言,蝶衣身体微微一颤,躲在萧尘身后不肯出来,萧尘双眉紧皱,寻思片刻道:“她是我的徒儿,方才只是因我之前渡与她的造化玄力失控,今日才在此失手伤人,所有过错,萧某一人承担。”

    天帝摇了摇头:“不,你心里应是清楚,那并非你的造化玄力,而是……湮灭之力。”

    “湮灭之力!”远处众人一听此言,均是浑身一颤,刚刚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但不敢确定,而现在从天帝口得知,自是不会再有错了。

    “她体内封印着湮灭之力,难道她是……六界湮灭的源头!”

    此刻,远处不知何时又来了许多天界高人,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甚至连凤玄胤和凤凰天女等人都来了。

    “她是六界湮灭的祸患源头……绝不能让她活着!她必须死,否则这一次,谁也逃不过湮灭!”

    人群里议论纷纷,脸尽皆露出了惊色,而蝶衣躲在萧尘身后,已是浑身瑟瑟发抖,将头埋在萧尘背,不敢向外面看去。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心想天帝当着所有人面说出来,那便是下定了决心,今日必不会放蝶衣离开了。

    “她只是个寻常女孩罢了,不是你们口所言的什么湮灭源头,如今六界之隙封印渐松,那才是湮灭的关键,与她无关,我不会将她交给你们的。”

    萧尘一边说着,一边又缓缓祭出了万骨枯,他今日绝不会将蝶衣交出去,一旦交出去,蝶衣便是逃不了一死,天帝这些人无法将蝶衣体内的灭世之力消除,所以只能选择彻底杀死她,如此一来,这股灭世之力才不会出现,这像是一个诅咒,唯有将那个被诅咒之人杀了,后面的诅咒才不会应验。

    天帝道:“倘若她并非湮灭之源,我自会将她毫发无损交还于你,但今日,你必须将她交给我。”

    萧尘心里冷冷一笑,岂能不知他的盘算,蝶衣一旦交出去,必然逃不过一死,他乃是仙界之主,任何人都害怕湮灭来临,便是宁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与湮灭有关的任何一人,当然,天帝也是不想看见六界生灵涂炭,而并非如八荒圣王那样是为一己私欲。

    “萧某说了,不会将她交出,便是不会。”

    这一刻,只见萧尘眼神冰冷,万骨枯斜指地面,哪怕是面对仙界之主,语气依然坚硬得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外面许多人都感到一阵胆寒,此子当真非他们所能想象,一个八荒圣王奈何不了他,但他此刻面对的是仙界之主,竟然也显得毫不畏惧,倘若换做其他一些下界凡人,慢说见到仙界之主,大概便是见着个当官的,都吓得低头而行。

    天帝也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软硬不吃,玄天刹那些人难对付了何止百倍?他听太白提起过,也知道这萧尘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是一个刺头的刺头,绝不是那么轻易对付的,但没想到他现在都身受重伤了,还如此冥顽不灵,莫非当真要逼自己在如此多人面前动手吗?

    远处凤玄胤等人也暗暗捏着冷汗,均未想到,萧尘怎么又跑到八荒圣王这里来了,现在还把天帝释尊二位都给惊动了过来,他今日真要把天界捅个窟窿吗?

    气氛变得尤为紧张,天帝也似是终于失去了耐心,说道:“萧尘,本帝念你昔日修复天脊裂痕有功,但若一犯再犯天威,休怪本帝无情!”

    “萧某说了,今日一切,由我一人承担,蝶衣,我是不会将她交给你的……”

    “放肆!”

    终于,天帝失去了耐心,手一抬,一股磅礴大力立时朝他涌了过去,青鸾等人见状,立即前相护,然而凭她十二人,算本事再大,又岂能挡得住天帝的帝俊之力。

    “砰!”一声疾响,十二人皆被震飞了出去,萧尘也感到一股如山般的大力向自己压来,竟丝毫抵御不得,下一瞬间,只听蝶衣发出一声惊叫,已被天帝隔空擒拿了过去。

    “蝶衣!”

    “师父救我!”

    “放开她!”

    萧尘双足一蹬,竟不顾自己此刻已身受重伤,朝天帝飞了过去,然而若是以他之前全盛时期的状态,还能与天帝周旋一二,但现在这般身受重伤的冲去,无异于以卵碰石。

    “砰!”

    一声疾响,天帝衣袖一拂,直接将他给震飞了回去,随后便带着蝶衣,与西天释尊往远处而去了。

    “蝶衣!”

    萧尘双目圆睁,蝶衣此番被带走,定然逃不过一死,思念及此,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再次强催青莲造化神通,又一瞬间冲了去。

    “冥顽不灵!”

    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他天威,天帝也终于掩藏不住杀气了,凝指一划,一道金芒朝萧尘打了过去,“嗤”的一声,这一道指力打在萧尘身,登时将他肩膀洞穿,令他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萧尘!”

    皇甫心儿吓得脸色一白,瞬间飞去将他接住了,又向天帝冷冷看去,愤愤道:“亏你还是当今仙界之主,这般不分青红皂白便将人拿走,你算什么天帝!古时期的帝俊,岂会如你这般!”

    “呃……心儿,别与他多说了……”

    萧尘嘴里鲜血不断往外流,他今日已受伤十分严重,除非再次解开十二条灵脉封印,否则绝无可能从天帝手里把人救回来。

    远处,归思却和镜花月隐匿在一处树林里,镜花月正在替他运功疗伤,眼见那边萧尘快和天帝打起来了,颤声道:“尊……现在怎么办?”

    “别急……”归思却双目轻闭,显得十分冷静,问道:“那些戾气,给心魔送去了吗?”

    “恩!”镜花点了点头:“按照尊吩咐,全送去了……”话到此处,脸色微微一变:“不对,尊你……你不能……”

    “放心,我不会。”归思却缓缓睁开眼,向远处天际看了去:“还有一个人,今日尚未出现,只有那人,能制得住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