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3谈话

 热门推荐:
    韩国,新郑,韩淑的办公室内。 更新最快李文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在他看来这里一切都是那样的奇怪,或者是说,看起来这不像是女王的办公室。

    这里的装饰并不是好豪华,一些家具也不是最好的,最起码在李文看来的确如此,有的还不如酒店的高级套房要好。

    李文显得有些拘束,毕竟,他接到女王的邀请的时候,感到有些惊讶,但邀请说只是一次普通的问话,还有一次午餐。这让李文感到十分的意外,因此在一个休息日,他来到了这里,办公室的一些韩国官员说,不要太过于拘束,女王不喜欢太多的规矩,但是一些基本礼仪稍微遵守就行了。只要不是太过于不像话,一些都是可以掩盖的。

    李文看着办公室内的装饰。他想通过这些想要了解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是说,请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李文到过秦国的丞相府,曾经也被秦王质问过,不过因为自己没有触犯法律,因此被放出来。就连秦国的丞相府都无法说什么。毕竟他觉得他自己做的是一件合法的生意,这并触犯什么秦国的法律条文等等。这一系列都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你看起来要比我想想的还要年轻。”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声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见过女王。”李文知道能够这样说话的,只有韩国女王了。

    “不要拘礼。今天找你来。是想听听你对市场的看法,毕竟,别人都叫你投机小子,你是一个懂得市场的人。”韩淑让李文坐在沙发上。李文还是有些紧张,尽管他也去过丞相府,但他知道,丞相是一个十分放松的人。

    “放松,不要紧张,可以尝尝我这里煮的茶,此外还有这里的点心,这是我命人专门制作的。”韩淑介绍到。

    “谢。谢谢女王。”李文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他见过的都是一些男人,女王还是第一次见。

    “呵呵。好吧,我想问一下,你是如何做到那样的事情的,我想说的是,你从期货,股票这些市场上,是如何赚到这样多的钱的,我感到很好奇。你能说说看吗?”韩淑这时候问道。

    “这个。我个人认为,这是市场让我这样做的,或者是说,我应该感谢市场,是市场让我赚了这样多的钱。”李文有些轻松的说到。

    “哦。原来是这样,你能说说你具体的看法吗?”韩淑好奇的问道。

    “这个,很简单,市场的直觉。市场告诉我这样做的。”李文点头说到。

    “比如?”韩淑问道。

    “比如,这次棉花市场的上涨,棉花期货是一种供需矛盾造成的,矛盾的双方主要集中在一个主要的问题上,首先纺织工厂需要大量的棉花,而殖民地,无论是楚国,还是韩国,他们的殖民地都无法迅速的生产大量的棉花。”李文说到。

    “嗯。”韩淑点点头。她很想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这是一个很好学习的机会,能够听听当事人的想法还是很不错的。

    “我是这样想到。棉花本身他就是一种季节性的经济农作物,受到各方面的因素很多,比如,殖民地是否有灾情,天气状况,人力,他的收成如何?而实际上,更多的取决于我们的市场,就是需求,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殖民地受到了一定的破坏。但他们依然可以生产大量的棉花,因为当地有很多的经济发展的机会,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放弃这样的一个机会,因为市场的需求正在变得很大,我注意到了。赛斯,爱几等国市场的开放,这极大的刺激了我们的需求,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多的棉花才能满足我们的生产需求,这样一来,棉花就必须提高产量,但是,棉花需要播种,当地的农场主是否希望他们的农产品价格进一步的上涨,这些都是他们应该关注的焦点,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自然而然的 愿意种植棉花,在未来市场意味着做空的机会变得更多。”李文在这一行是一把老手。解释起来,犹如自我夸奖,炫耀一样,因此李文很快的就放轻松了。这比他刚才紧张的样子要好多了很多。

    “但纺织工厂现在需要大量的棉花,因为市场需求,赛斯市场的开放。分出了大量的棉花需求。这样一来。棉花的种植就扩大了。但是,棉花成熟需要一些时间,这个时间就会让纺织工厂的竞争变得激烈起来。所以,考虑到这一点,我决定做多。市场最后结果也是如此,因为只有高价格,才能让更多的农场主们却种植更多的棉花,以便满足纺织厂的需求,也就是说,现在纺织厂主们是一个买方的市场,他们会出更高的价格让棉花的价格抬升上去。这就是做多,上涨的原因。”李文解释到。韩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那么,下跌,是怎么回事?在你看来,棉花市场会机一部的下跌吗?”韩淑表示担心的问道。因为这样做的话,势必会影响到他们殖民地的利益,比如,殖民地经济因为不需要大量的棉花会导致棉花市场的崩溃,这直接导致殖民地经济的崩溃,要知道,当前殖民地经济已经出现了单一经济发展的模式他们都选择种植大量的经济作物,比如甘蔗,或者是棉花以满足他们本土的需求,但一旦这种需求减低或者是减少的话,情况会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危机,这是韩淑又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毕竟这样一来对经济会变得极为的糟糕起来。

    “这个。暂时还不会,棉花的价格可能会继续上涨。”李文这样说到。这是他的一个研究的结果,因为见到女王,所以,他不得不这样说出自己的研究结果来。通常他是不愿意说这些的,因为说这些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个。为什么?”韩淑不解的问道。

    “因为运输,需求是不会一下子满足的,我们知道。棉花收上来,还需要一些时间,运输,以及制作成最后的成品,订单这都需要时间,没有时间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棉花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构成下跌的因素,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棉花还会继续上涨。”李文说到。韩淑听完之后感到一阵的轻松。毕竟,这样的话,对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李文转折到。

    “从未来的预期来看,我认为,棉花应该是下跌的,毕竟,到了秋季,以及成熟季节,大量的棉花就会上市,而需求就会变得虚弱起来,因为供给的多,而需求的少,这种时候就出现了一种矛盾,如果解决这个矛盾,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把这种情况给补充完毕,只有如此,才能让供需这这种平衡继续保持下去。这就是当前我们要考虑的一种结果。”李文说到。

    “哦。”韩淑在想,等到棉花下跌的时候。对纺织工厂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对殖民地经济来说。可就不是一个好消息,那样的话,会损害殖民地的经济利益,价格真是一把双刃剑,砍向那一边,她都觉得难以承受,但事情已经发生,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

    “我们等到这些发生之前,该怎么做?”韩淑问道李文,她知道李文的研究在此,他能说出这样的一些话来。这说明他的研究是非常深入的,这要比那些经济学家要研究的要好很多。

    “这个。我还不清楚,不过我的经验告诉我。我们应该尊重市场的选择,因为市场有自己的选择,市场让你赚钱,你就赚钱,市场让你干什么,你就可以干什么。这些都是市场自我选择出来的结果。而不是我们人为能够干预的。”李文这样说到。

    “嗯,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看待的。毕竟市场是看不见的。很多时候他总能发挥出神奇的力量。”韩淑这样说到。棉花价格为什么会上涨,为什么会下跌,这些背后都是指示,是由市场来控制的,而不是他们个人,这对他们来说。应该接受市场的指示来做,而不是让市场被动的去做什么,这就是他们要做的事情。

    “是的,正应该如此,我很多时候,遵守市场的情况,就能发财,不能遵守市场决定,市场就会惩罚我。就会让我亏损。”李文摇头有些懊恼的说到。显然这是他不愿意回忆的东西。

    “不介意的话,能说说看吗?应该没有问题。”李文说到。

    “比如,钢铁股票,当时我看到了电力股票,基础设施股票,还有钢铁股票。他们都下跌了很多,或者是盘整了很长的时间,我认为那时候应该继续下跌才对,我就做空,然后就大胆的进行放空,我卖空的时候,股票下跌了。但是我停止的时候。股票又恢复了上涨,这让我非常的恼火。”李文说到。

    “然后我又继续放空,继续下跌,我停止放空,他就上涨,然后让我亏损,我一直认为这是空头市场,然后就不断的放空,结果,损失惨重。直到我看到账单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做错了。我决定给自己放假,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我就看了看自己的行情,阅读一些报纸,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情况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多么糟糕的结果。”李文这时候说到。

    “基础设施股票。电力股票的上涨会带动钢铁股票的上涨,因为赵国修建大量的输送电线的钢铁架。钢铁的产量就会迅速的上涨,但是需求会进一步的非常的旺盛,在这样的情况下,钢铁是难以满足他们的需求的,但这种需求减少的时候。我们还有其他的市场。比如,大宛,后来我才知道,大宛人要继续修建一条铁路,这条铁路要满足他们控制新的土地的要求,即便是国内没有这样的需求,但是国外,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韩国也需要修建大量的铁路,这样一来,钢铁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大,这才导致了这样一种结果的发生。”李文说到。韩淑点点头。对此她表示理解,毕竟她亲自参与到决策当中来,当李文从另外一个角度告诉他市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她才感觉到,市场就在她们的身边,他只是从来没有发现过而已,尽管市场很神情,但是她却能够改变很多东西,这就是市场的力量。市场有自己的选择,也有他自己的意识,他们是不能改变什么的。

    “结果我的损失很大,你看,这就是不遵守市场结果带来的麻烦,我们应该遵守市场,我时常自我反省因为,只有反省才能有进一步的力量的发展,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李文说到。

    随后韩淑询问了很多有关的经济问题,但在这方面,李文摇头自己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只是一个市场投机者,投机者是不需要深入的了解更多的内容,他们只是凭着一些直觉告诉他们自己应该怎么样做,或者是市场发生了什么的事情导致了市场的变化,这些才是他们应该注意的。至于其他的,则真的不是他能够理解的了。情况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尽管韩淑还想知道一些她想知道的一些答案,但李文毕竟只是一个投机者,他不能全部回答这些问题,而那些经济学家往往愿意使用些十分深奥的学问来解释。这是韩淑不喜欢的东西,因为那样会干扰她做出正确的决定来。

    孟拉,铁路的修建工作进行的十分的顺利,他们已经把铁路修建到了战区,而随着铁路修建完工,大量的军队,物资开始集结,韩国终于可以解决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了。但与此同时,孟拉议会也在考虑一些新的问题。

    “我们应该继续修建一条铁路,这条铁路应该连接更深入的地方,我们应该看到。孟拉需要这样多的铁路,需要更多的土地,来谋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同时,修建铁路,可以解决很多人的工作需求,让他们参与到铁路的建设当中来。”一名孟拉议员站起来说到。很多孟拉议员看到修建铁路地带来了很多的好处,那就是,战争破坏了当地的经济,更多偏远的地区的农村,以及奴隶被破坏掉了。越来越多的奴隶,失去田产躲避战火的人加入了难民大军,他们成为了最为廉价的劳动力,他们可以很轻松的布置到他们新占领的土地上去。

    战争给了韩国人和孟拉人,应该是少部分孟拉贵族议员们合作的机会,他们趁机抢占了大量的土地,很多有主之地被抢夺而去,而他们耗费的,不过是一张纸张的功夫,就把他们的土地,以及所有的财富抢占带走。他们会种植棉花,稻米甘蔗,亚麻等等经济作物,而他们会雇佣一些简便的劳动来来做这样的事情,那些劳动力简直可以说不要钱。因为他们不干的话,就会被活活的饿死。这是他们必须要避免发生的情况,于是很多人签署成为了农场主的一员。但是问题依然还存在。

    因为还有大量的人失去了土地,他们成为无产者,他们必须活下去,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劳工,他们必须成为铁路修建的劳工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修建完成。

    “如果我们现在结束修建这些工程的话,就会有超过五十多万人的劳动力加入叛军队伍当中,他们造成的破坏力是十分惊人的,我们应该明确的看到这一点。我们应该明确的看到这一点,否则,当事态发生的十分严重的时候,我们能够做的将什么也不是,这是最糟糕,最无奈的事情,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自然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发展的过程,只有如此,才能让我们解决这样的难题。”孟拉议员说到。

    “为了我们的安定,我们还需要继续的修建更多的铁路,或者是,我们应该提供更多的城市设施工程让我们这样做。”孟拉议员们说到。

    但一些韩国议员表示反对,这样的话,会对我们的税收带来极大的不公平性,这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希望发生这样的重税收。而且,国内已经表示他们需要更多的资金,这些资金必须从殖民地来出,这样的话,他们的压力就很大,这是所有殖民地韩国议员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如果不修建这些项目的话,就会导致更大的事情发生,孟拉的局势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会做什么样的事情,如果停止的话,他们就会叛乱,因为他们毫无生存的可能,这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