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走访羊肠村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走访羊肠村

 热门推荐:
    六月十四日,楚天齐等人来羊肠村的第八天,从这天开始,他们暂时不再体验生活,而是开启了调研模式。,: 。

    其实这几天参加劳动,在村民家吃住,既是体验生活,也是调研的一种形式。只不过现在换成了另一种形式:走访、谈心。

    今天下着小雨,无法到田里干农活,村民们大都在家歇息,于是楚天齐三人便到村民家中走访。三人也进行了分工,以楚天齐询问为主,裴小军做记录,曹‘玉’坤负责拍照,照一些场景和人物,也做一些录音。当然,拍照和录音的前提是,征得对方同意。

    开始去的两家由邵旭带着,从第三家开始,邵旭就离开了,言说村委会有事要忙。楚天齐等人明白,邵主任是想给大家创造一个更宽松的调研环境,便承了对方的美意。反正村民们也知道了几个人的存在,对于三人到学校献爱心的事还很赞赏。

    在走完八家的时候,雨刚刚停了,但天空还‘阴’的黑沉沉的,空气中水气很重,楚天齐去敲第九家的院‘门’。

    院‘门’是对开的双扇‘门’,楚天齐一边敲击,一边对着‘门’缝喊:“有人吗?有人吗?”

    “来了。”随着回复,响起了开屋‘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了脚步声。

    好熟的声音,三人对视了一下。

    脚步声临近,院‘门’“哗楞哗楞”响过之后,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口。怪不得听着耳熟,原来是邵旭的声音。

    “邵主任,这是你家啊?”曹‘玉’坤随口问着。

    “是,是我家,我家还用来吗?”邵旭依旧站在‘门’口,“咱们在村委会也能聊。”

    看出对方面‘色’有异,这更‘激’起了楚天齐的好奇心:“都到‘门’口了,总得进去看看吧。”

    “好吧。”说着,邵旭后撤半步,把中间位置空了出来。

    楚天齐三人鱼贯走进院子。

    邵旭赶忙关好院‘门’,快步到了众人前面,边推屋‘门’边说:“家里脏,没有下脚的地。”

    “吱扭”一声,屋‘门’大开,同时一股恶臭袭了出来。

    “呃,呃……”曹‘玉’坤立刻干呕起来。

    裴小军迅速掩上鼻子,喉头动了几动。

    楚天齐也不由得闭了气。

    其实刚才院‘门’一打开,众人就闻到了臭味,但农村院落避免不了有牲畜粪便,或是猪食的酸腐味,亦或是其它的怪味,先前那几家也多少有,三人就没在意。现在忽然臭味扑面,一时难以适应也是在所难免,但现在主人在旁,大家都难免尴尬。

    稍一迟疑,楚天齐当先走进屋子。

    裴小军拿去捂鼻的右手,随后而至。

    曹‘玉’坤腮旁肌‘肉’动了动,猛的走了进去。

    邵旭脸上神情复杂,喊了声“等等”,快步到了前面。

    “这屋是我儿子,我先进去,别吓着大家。”说着,邵旭掀开‘门’帘,走进了西屋。

    顿时臭味浓度又增加了好多,但已经身处其中,三人并没有特别不适的反应。

    楚天齐、裴小军、曹‘玉’坤先后走进西屋,看到眼前的一幕,他们惊呆了。

    西屋炕上竟然坐着一个全身赤*‘裸’的成年男子,什么都没有穿。看到地上众人,该男子龇着牙,挥舞手臂,猛的向前一蹿。

    没想到眼前情景,也没想到该男子的动作,众人都不由得向后一撤身,曹‘玉’坤更是直接到了外屋。

    “哗楞”、“吱吱”,铁链声、非人类声相继响起,原来该男子两只脚踝上锁着一条短的铁链,铁链被固定在炕上。

    “出去说吧。”邵旭示意了一下。

    面对着眼前情景,嗅着难闻的味道,众人都没有坚持,而是乖乖的随着邵旭到了院里。

    关好屋‘门’,邵旭来到众人面前:“如果家里不是这个样,你们大老远来村里,我怎么也得请你们到家里吃个饭,可就这样,唉……”

    “邵主任,我们不知道是这个情况,实在抱歉。”停了一下,楚天齐又问,“为什么?可以说吗?”

    “唉。”叹口气,晃晃头,邵旭讲说起来,“在以前的时候,羊肠村比现在人口多,也不像这么破败。邵家是村里大姓,我爹也一直做村长,直到他去世。我爹在世的时候,一直说要把羊肠村管好,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是直到他死,也没富裕了,他又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也被推为村主任。我做村主任的时候,赶上了好政策,人们能吃饱穿暖了,可是离富裕还差的远。

    要想富,先修路,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十七年前,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我发动村民没白天没黑夜的干,总算是修了一条平坦的砂石路。可是就在道路竣工的那天,我和我老婆一直在外面忙,儿子一人在家发高烧。晚上我俩回家后,儿子已经烧的昏‘迷’不醒。赶忙用三轮车把儿子送到了县医院,结果命是捡回来了,人却彻底傻了。其实他小的时候就不太灵光,比二根也好不了多少,村里有好几个这种孩子,但那毕竟还没傻到底呀。

    去了好多大医院,也没有瞧好,老婆跟着也死了,就剩下了我自己。说实在的,那时候要是不考虑有儿子牵绊着,我也跟着老婆走了。更可悲的是,费劲巴拉修好了路,但生活还是没有多少改变,年轻人纷纷都离开了村里,后来那条路也就渐渐荒废了。我儿子什么都吃,碰到炕席吃炕席,扯上衣服嚼衣服,拉、‘尿’的东西都吃。实在没办法,只好把他这么‘弄’着了。”

    看到邵旭伤感的神情,结合刚才的所见所闻,大家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

    “邵主任,你受苦了……一点心意。”说着,楚天齐掏出几张钞票,递了过去。

    “邵主任,拿上。”曹‘玉’坤、裴小军也拿出了钱。

    邵旭双手一推:“我一分都不会要。你们能到这个穷地方来,能和村民一起吃住,能感受乡亲们的不易,能体察村民的辛苦,我已经十分感‘激’了。我现在‘挺’想的开,既然来到世上,就有人享福,也有人受苦,我应该就是那个该受苦的。自己生活的怎么样,并不在意,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村民能过上好日子。”

    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音,但现在并不能答复什么,楚天齐只是含糊的应着:“会的,一定会的。”

    “邵主任,既然这里这么艰苦,村民有没有想过搬出去呢?”曹‘玉’坤提出了疑问。

    “村里有好几个像二根那样的人,很可能是水土中缺乏某种物质,也或是某种物质严重超标,这就已经不适合定居了。”裴小军补充了一句。

    楚天齐暗暗点头,其实他早就想到了这些问题,但由这两个公子哥提出来,还是很令他高兴。走访前几家的时候,两人也经常提出一些很实际的问题,说明这几天体验生活,两人在某些方面成长了好多。

    邵旭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故土难离呀!再说了,这些人迁出去以后,能干什么,又有什么能干呢?”

    ……

    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楚天齐三人才完成了今天的调研任务,把羊肠行政村的十七户人家都走了一遍。

    在和村民攀谈、聊天的过程中,人们难免表达的词不达意,也或者有所顾虑,但还是讲说了许多情况,这些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筛选和甄别。

    边向邵万富家走着,三人边闲聊着:

    曹‘玉’坤:“村主任说的没错,这十多家走下来,果然数邵万富家最干净。”

    “就你事多,本来就干净,农村就这条件,你还能要求成什么样。”说到这里,裴小军“嘿嘿”一笑,“老曹,比徐凤兰家还干净?”

    “老裴,你这家伙有完没完?刚才就拿那个‘女’人说事,人家一个寡‘妇’家的,招你惹你了?”曹‘玉’坤拍了裴小军一巴掌,“不就是人家非要给咱们茶叶,我付了三百块钱吗?”

    “给钱就给钱呗,干嘛非抓人家的手。”裴小军回怼一拳,躲到了边上。

    “老裴,你他娘的尽放屁,那不是人家不要,老楚非让给吗?”曹‘玉’坤说到这里,话题一转,“你别埋汰我,我好歹也是个童*男子,就是做男人的话,怎么着也得找个差不多的吧。”

    裴小军“哦”了一声:“你是惦记着候老师吧。”

    说笑着,三人进了熟悉的院子。

    “回来啦。”邵万富的话不多,但却实诚,“锅里留着饭呢。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先吃了。”

    “谢谢邵大叔。”说着,楚天齐从包里拿出一个纸盒递了过去,“邵大叔,给你一盒。”

    “这是什么东西?哪来的?”邵万富没有接,而是指着纸盒问。

    “藿香甘草茶。”楚天齐回答,“许凤兰……”

    “许寡‘妇’?不要。”邵万富说着,向正房走去。

    楚天齐一楞,随即解释着:“我们给她付钱了,不是白拿的。”

    邵万富回过头来:“你们是外地人,可不要沾上克夫‘女’人的晦气。”说完,背抄着手,进了屋子。

    三人面面相觑,回到了西屋。

    想着今天的所见所闻,楚天齐忍不住发出了感慨:“观念啊……”

    曹‘玉’坤追问:“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赶快洗脸,洗完吃饭。”说着,楚天齐在脸盆里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