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都市言情 > 鸿元至尊 > 第749章汉博湖之游(6)

第749章汉博湖之游(6)

 热门推荐:
    王恺让车夫将车赶进名德兴的酒楼。手机端 m.

    云燕这一路虽没有完全稳定圣师境界,但是状态很不错。

    而张显除了脸色略显苍白,看去也没什么大碍了,这让王恺很惊。

    给了车夫佣金,十几人走进酒楼大堂。

    “小二,舒雅一号间,马准备酒菜茶水和果点。”

    “对不起二少,舒雅一号房被刘家少爷预定了。”

    小二为难道。

    “刘勘,哼,你告诉那个废物,那个雅间二少征用了,一切费用告诉你们掌柜的找刘勘要。”

    “这个……?”

    小二有点懵,刘勘他惹不起,二少他更惹不起,最要命的是,他被二少的话给震晕了,二少夺了刘勘的预定的房间,怎么还得刘勘掏钱付账,这、这……?

    他风凌乱了。

    王恺没管小二想什么,直接去了三楼舒雅一号房,进了这里才知道什么叫奢华。

    这舒雅一号房,犹如一座小型宫殿。

    走进来,嗅到一股淡淡的檀木香气,镂空的雕花窗棂。

    厅摆放一张花梨大理石桌案,桌案放着很多名人法帖,数十方宝砚,雕花笔筒若干,如林般的各色豪笔。

    四壁挂着名人字画,下面名花异草吐着方向,还有各种印花名贵瓷器摆放。

    凭窗而望,汉博湖一览无余,只是季节不对,缺少了莺歌燕舞飘戈的楼船,水楼阁缺少人气。

    不过游人还是有的。

    舒雅一号除了大厅还有五个小间。

    等酒菜茶汤果点齐,日以斜西,张显此刻已经恢复差不多了,王恺唯有咋舌称。

    张显不分主仆,大家一起围来吃喝,倒应了王恺脾性。

    云燕自是在自己的小间内吃着果点喝着茶汤。

    张显暗示凼叔拿出两坛好酒,众人喝的兴起时,有人来打扰了。

    先是小二慌张来。

    “二少,刘家公子来了,讨要房间,您看、、、?”

    “告诉他,说我说的让他滚,不要打扰我的雅兴,否则我拆了他的骨头。”

    王恺把酒坛子一顿,冷声对小二道。

    “二少占了我的房,不道歉算了,还这么、、、”

    说话间刘勘带人已经来了。

    “滚、、呜、、啪!”

    王恺抓起一个猪蹄砸向门口唠叨的刘勘,把他下面的话直接噎了回去。

    张显嘴角微挑,他知道刘勘是被夜枭留下来的,刘家族长最后一个儿子,这小子是刘忠凯最小的儿子,夜枭也是刘翰虽然仇恨刘忠凯,但是他也没把事做绝了,给他留了一个儿子。

    刘勘和秦浩相似,而且他同秦浩关系还真不错,臭味相投吧。

    刘勘在京都也算是个人物吧,只是他同王恺不一样,王恺霸道但从不抑暴扶弱,刘勘却正相反。

    虽然有秦浩做靠山,但是他还真的不太敢惹那些贵公子,是欺负欺负那些弱势的人。

    因此他的名声很臭。

    他这次来汉博湖是有原因的,据说汉博湖有一宝藏被发现,所以他带着家族不少高手过来,打算探一探。

    有了数十高手,这家伙有了底气,听说他预定的房间被王恺给霸占了,一听火人了。

    若是他自己来,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跟王恺叫号。

    “你、、”

    “滚,别让我再说第三声。”

    刘勘修为不高,玄师巅峰,他哪能躲开王恺砸过去的猪蹄,猪蹄直接砸在他脸。

    刘勘气的话都说不流利了,可见王恺又拿起另一个猪蹄,他赶紧退后一步,把门口闪出来了。

    “王恺,你做的太过分了。”

    一位老者走进来冷着脸斥责王恺道。

    “你非得逼我说出第三个滚是吧。”

    王恺这么霸道,那老者愣了愣,没想到王恺这么不给面子。

    “滚!”

    第三个滚字出口,王恺已经闪身来到老者面前,抬脚踢了过去。

    “砰、、呀1”

    这位刘家老神师哪料到王恺说动手动手,措不及防,被一脚踢翻,滚下楼梯。

    “砰,谁再敢打开这扇门,我拆了他的骨头。”

    王恺嘭的将门关,并撂下狠话。

    门外刘家人傻眼了。

    “不是说这些年王恺低调了很多了吗,怎么还是这么霸道?”

    有人小声嘀咕道。

    “听说他被王家族长打压,失去了竞争族长的机会,可能是因为这,受到了刺激吧,你在路没听说他把赵栝打成猪头了吗。”

    “可我们也没招惹他呀,这也太霸道了吧,占了我们预定的房不说,还出言不逊,出手伤人,我们刘家也不是软柿子。”

    有人不忿,可小主人没说话,他们也是小声议论议论。

    刘勘正在擦脸的猪油。

    “公子,王恺这厮这是在羞辱我们刘家,一个被家族抛弃的劣子,还这么张狂,应该给他点教训。”

    刘家一位长老级老者对刘勘道。

    “对,公子,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他,别打死,王家也不能说什么。”

    挨了一脚滚下楼梯的那位老者气的胡子直抖。

    “先别莽撞,先找掌柜的理论一番。”

    一位士打扮的人劝住躁动的刘勘等人。

    看来这人地位不低,他说话了,众人没有反斥,于是有人去找这家酒楼的大掌柜去了,不一会,一位满亮油光的胖子陪着王仲过来了。

    原来这家酒店是王家的,准确说是王仲的。

    胖掌柜走在木质楼梯,楼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家伙底牌可够重的。

    王仲现在是一脸的纠结之色。

    听说是二少又惹了事,强行霸占了刘勘预定的房,还打算让刘勘付账,这他娘的是哪门官司,可他还真治不了王恺,人家苦主找门来,他不得不来,岂不纠结。

    “砰砰、、王恺、、、”

    “砰、、哎呀、、”

    王仲硬着头皮去敲门,想找王恺协商一下,哪想话还没说完,房门砰的一声被从里面踹碎了,破碎的木屑满天飞,外面一群人没防备,可是遭了秧,首当其冲的是王仲和胖掌柜,王仲知道王恺的脾性,有些防备,他倒躲开了,胖掌柜没好运了,被王恺一脚给踹飞了,砸到楼梯,差点没把楼梯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