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 章节目录 第1061章 刹那火光

章节目录 第1061章 刹那火光

 热门推荐:
    哗——

    蓝光尽散,空间又化作一片赤红,翻腾的火海重新占据了世界。  .  .

    但所有盯着朱雀投影的人都是瞠目若痴,许久无人回神。

    “死……死了?”炎绝海喃喃道。

    他们竟亲眼看到……远古虬龙竟然……粉碎了!!

    不是遍体鳞伤的那只,而是后来出现,龙力全盛,全身未伤,唯有龙阙千年前被创的那只远古虬龙!

    竟然……死了!!??

    这里的空气明明极其灼热,但他们却感觉到灌入鼻孔、胸腔的尽是冰冷到极点的寒气。

    冰凰神宗的“断月毁殇”之名,炎神界早已有记载,但从未有人见过。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威力竟是可怕到如此地步……沐玄音在玄力大损、身剧毒,还负有重伤的情形之下,竟一瞬冰封火狱,一瞬碎灭拥有神主龙力的远古虬龙!!

    这一幕之震撼,还要胜过另一只远古虬龙的出现。

    猎杀虬龙,炎神界多少代的梦想。而这一刻终于以一种他们绝不可能想到的方式,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他们的眼前。但所有人,没有一个人露出哪怕一丝的欣喜……

    被【断月毁殇】神迹般碎灭的远古虬龙碎成的漫天冰晶,落入了翻腾的火海之,转瞬便被火狱吞没,再无踪影。

    沉入了无尽火狱之底。

    而没有了源力,这些破碎的龙尸很快会被火狱噬灭,完全消失。

    也是说,这只远古虬龙虽死……但他们却连一片龙鳞却无法摸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此葬灭火海。

    “吼!!!!!!”

    “呜吼!!!!!!!”

    一声充斥着无尽愤怒、痛苦、悲哀的龙吼将所有人痉挛的灵魂唤醒,未死的远古虬龙声声咆哮,震荡的葬神火狱骇浪滔天:“你竟然……你竟然杀了它……你竟然杀了它!!”

    “万恶的人类!我要让你死!我要把你化作最卑微的灰烬!!嗷吼!!”

    远古虬龙在极度的暴怒和怨恨几近疯癫,在撕空的咆哮扑向沐玄音,瞬间卷起的龙炎锁死她的气息,封死了她所有的方位和退路。

    沐玄音全身染血,面色时而苍白如纸,时而赤红似血,决绝之下的“断月毁殇”,让她倾尽冰凰源血,损失大量精血……亦让虬龙之毒直侵入魂。

    她的玄力并未耗尽,但堪堪只剩不到一成,随着冰凰源血的沉寂,她释放的寒冰将再无冰凰神力,威力大减……面对未死的远古虬龙,死亡,已是注定的结局。

    但她却没有坐以待毙,眸光依旧冰寒似渊,随着她手臂无力的抬起,雪姬剑已重新飞回她的手,带着她最后的余力和生命之光,迎向了暴怒的远古虬龙。

    叮!!

    冰晶触火,刹那即融,沐玄音被瞬间逼退十几里,全身被漫天龙炎覆空而没,也噬灭着她最后的生命之光。

    云澈目光怔怔的看着,视线逐渐变得恍惚。

    八年前,苍风国北,死亡荒原,他和楚月婵遭遇雌雄蛟龙。楚月婵被逼至绝境,以自毁玄脉为代价,释放了冰云禁技【零华】,灭杀了其一只……然后静等死亡。

    这一幕,和当年多么的相似。

    那时,他和今日一样,因实力相差太远太远而只能无助的看着,什么都没有办法做……但好在,那时茉莉在身边,在他哀求之下,茉莉以魔毒蔓延为代价,终结了另一只蛟龙,救下了楚月婵。

    那也是让他和楚月婵彻底种下“孽缘”的一天。

    “火宗主……”

    云澈无力的开口,还未说完,火宗主已是摇头叹道:“你不必说了,救不了的。虽然那只虬龙状态很差,而且全身已伤,但……那依然是神主级别的死战啊。不要说你,算是我,靠近了都是必死无疑,出手相救更是天方夜谭。”

    “但有一丝希望,我们都绝不会这般无动于衷……但,真的救不了。即使我们所有人一起,也救不了,只是单纯的送死。”炎绝海也无奈的摇头。

    云澈无法理解神君境和神主境的差距,但火如烈与炎绝海的话,并无虚假。

    云澈没有再说话,眸光之,晃动着来自朱雀投影的画面。

    雪姬剑依然在挥舞,蓝光越来越微弱,他都已经可以嗅到来自沐玄音的死亡气息,但剑舞之处,依旧在层层切裂着将她席卷的龙炎……

    师尊……还在努力!

    即使到了这一步,她依然没有放弃待死!

    是啊,以师尊的高傲,纵然陨灭,也一定会选择最惨烈的方式,但有一丝余力,也绝不会束手而亡。

    云澈用力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血腥和剧痛蔓延了他的口腔,直渗心魂。

    不行!师尊都在拼尽最后的力量和生命,我身为她的弟子,怎么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所有人,真正可以不惜一切救师尊的只有我!其他的人,力量再强,地位再高也根本无法依赖……真正能依赖的只有我自己!

    冷静……赶紧冷静下来!师尊现在活着……一定有希望,一定有什么办法的!

    我曾经凭着信念,做到了那么多连茉莉都认为不可能的事……

    一定有什么办法的!!

    云澈的呼吸一点点的平缓,原本混乱不堪的意识竭力的平静下来。他甚至闭了眼睛,封闭了听觉,整个世界,唯有自己喘息和心脏跳动的声音。

    好好的想……综合自己拥有的所有东西……

    一定可以找到什么办法的……哪怕一丁点的希望和可能性也好!

    一定要找到……必须要找到!!

    短短数息,云澈的思绪便从极度混乱强行归于一片空明。

    数十万年历史的炎神界,一众神君神王层面的强者,面对他们最熟悉的不过的葬神火狱,却唯有战栗和无能为力。

    而云澈,一个初到神界不到一年,玄力只有最底层的神元境,却在凝聚所有心神,寻找着能从神主层面的力量下挽救沐玄音的希望……

    任何人,都只会觉得是个笑话。

    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他能找到什么希望……如他们不相信一粒沙尘能覆灭沧海。

    但,云澈却在以他灵魂和意志的全部拼命努力着。

    如当年,他赌自己的全部灵魂和意志,去为茉莉摘取那一朵幽冥婆罗花。

    周围,炎神众人或是黯然,或是痛苦,或是叹息。那一刹那天堂与地狱的切换,他们这一生都不可能淡忘。所有本已成型的美好设想,在此刻已经彻底化作了粉碎的泡影。

    而吟雪界王,更因此而送命……毫无疑问,吟雪界今后,将与他们势同水火。

    “破云,玄神大会前,已经不必太勉强自己了,唉。”火如烈重重一叹,带着太深的无奈:“这便是命运啊。”

    “师尊,算无缘进入宙天神境,破云将来也定会凭努力成神主境,不过是时间长些而已!”火破云的目光依然清澈坚毅。

    “好孩子。”火如烈的脸露出勉强的微笑,这算是眼下唯有的安慰了。他移过目光,不再看朱雀投影,因为沐玄音连最后的抵抗也已羸弱不堪,几乎每一息,她的伤都会再加重一分。

    千年之,他对沐玄音恨的牙痒痒,无法自抑,那时若是这种局面,他说不定还会有几分痛快。但现在,火烨已获救,还是身为沐玄音弟子的云澈所救,对于当年失控失智之下暗算沐冰云之事,他也已暗悔。如今,他已是真心的不愿看到沐玄音此葬灭虬龙爪下。

    吼!!

    嗷吼!!

    远古虬龙愤怒的咆哮声声震天,面对同伴的惨死,它已是彻底癫狂,周围火狱在它的力量之下已彻底化作灾难的炼狱。

    轰轰轰轰轰——

    沐玄音的身影横飞出去,在碰触到火狱时,身艰难的结起一层冰晶,然后贴着火狱极速飞离,脱离龙炎浮空而起的那一刹那,冰晶也已完全破碎,沐玄音连吐三口猩血,全身下都浮起朝霞般的殷红色……连她的长发,也已失却了冰蓝。

    继承冰凰神血的人并非天生便是冰蓝发色,而是在达到极高境界后形成的玄力状态以及……生命状态。

    而此刻,她的一头冰发已完全暗淡,有近乎一半,已化为生命之初的漆黑之色……

    这不仅是她玄力的彻底枯竭,亦是象征她生命之光的倒计时……头发完全恢复黑色的时刻,便是她殒命之时。

    “毒,完全的入体了。”炎绝海失神的道,他转头看了一眼焱万苍:“焱宗主,眼下……我们还能做什么?”

    焱万苍一动不动,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似是自言自语的道:“吟雪界王真是深不可测,全身重伤……燃尽神血……精血大损……居然还能强行支撑到现在……”

    “只是如此之下,她势必油尽灯枯,纵然天降迹逃离……也必死无疑了,唉。”

    而在这时,云澈忽然睁开了眼睛,无冷醒的瞳孔深处,闪过了一抹赤红的火光。

    “火宗主,帮我一个忙。”他目视前方,低低的说道。

    “什么?”火如烈转头。

    “请火宗主,把我带到师尊那边去。”云澈的音调格外淡薄,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你说什么!?”这句话把火如烈吓了一大跳:“你疯了么!我再说一次,你这等小身板,在他们千里之内……不,两千里之内都会马被毁的骨头都不剩,靠近?根本不可能的事!”

    “我知道。”云澈点头:“所以,我需要火宗主的力量保护我。”

    “我做不到!”火如烈身体转向头,毫无余地的道:“我也没能力做到。不要说你,连我靠近,也是必死无疑……更不要说还要分力保护你。”

    “而且你靠过去又能做什么?给你师尊陪葬吗!?”

    他永远不会忘记,千年前的那一天,他的儿子火烨头脑发热,想要近身感受一下神玄境界的力量,偷偷靠近……在靠近到一千里左右时,被来自沐玄音的寒气余波拂……

    而当年,火烨刚刚渡过天劫不久,有着神灵境一级的修为……也是这次突破,玄力的暴涨让他信心过于膨胀,才导致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