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夜色 > 都市言情 > 天庭小狱卒 > 1916.第1916章 好得过分(1)

1916.第1916章 好得过分(1)

 热门推荐:
    “理论,进龙墓是得仙境修为以,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你尽管到真龙天宫好了。 ”真龙天尊淡淡一笑,对刘浪说道。

    “这不好吧!”刘浪更加不好意思,真龙天尊明显是要给他开后门。

    作为龙族领袖,四海之主,刘浪并不怀疑,真龙天尊有这个能力,只是觉得自己一个龙族之外的人,进入龙墓本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又连最基本的条件,都无法达到,即便混进去,也是脸无光。

    “有什么不好的。我选定的人,谁敢质疑?”真龙天尊霸气地说道。

    在龙族,他是至高无的权威,即便有四海龙宫,有龙族长老会,但那也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最终,还是真龙天尊一个人说了算。

    见刘浪还在纠结,真龙天尊佯怒道:“难道非要本尊绑你进龙墓?”

    “不不不。”刘浪连连摆手,犹豫了好半天,才长叹一声,“既然如此,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感谢前辈对我的厚爱。”

    龙墓之内,虽有危险,但更多的还是机缘,要不然龙族众天才,也不会争着抢着进龙墓,真龙天尊相当于送了刘浪一份厚礼。

    “记准了时间,不要迟到!”真龙天尊满意地点点头,叮嘱了刘浪一声,转回身,走向远处的南海龙王一伙。

    “你不觉得真龙天尊对你太好了吗?”识海内的易星辰,提醒刘浪道。

    “确实是好得过分。”刘浪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初次与真龙天尊见面,是在北海,当时他只是战胜了一位龙子,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从那时候,真龙天尊对他格外优待。

    如今更是不惜破坏原有的规矩,让他进入龙墓,总感觉怪怪的。

    “会不会是对你另有所图?”易星辰怀疑道。

    “另有所图?能图我什么呢?”真龙天尊可是四海之主,三界之内有的东西,真龙天尊不可能缺,思考半晌,毫无头绪,刘浪安慰易星辰,同时也是安慰自己道:“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那么坏,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好人的,没准他看我顺眼,想扶持一下后辈呢?”

    “希望如此!”易星辰不再发表意见。

    这时,真龙天尊已经来到南海龙王面前,南海龙王正要问候,真龙天尊忽然一指真龙天尊身后的敖智,问道:“你叫敖智对吧?”

    敖智顿时一蒙。

    他当然认识真龙天尊,因为南海龙宫不止一副真龙天尊的画像,但真龙天尊认识他,可不正常了,在南海龙宫,敖智是被长辈寄予厚望的天才,但到了南海之外,敖智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龙族后辈。

    难道是父王跟真龙天尊提过自己?

    敖智不禁望向南海龙王,但南海龙王也是一脸茫然,敖智身怀六爪这件事,属于高度机密,为了保证敖智的安全,仅有南海龙宫的几个高层知道。

    南海龙王别说不想跟真龙天尊说这件事,算想说,也没有机会,如果不是今天偶遇真龙天尊,掰着手指头一算,他已经有将近一千年没见过真龙天尊了。

    而敖智出生才二十几年。

    “对,这是我刚出生的小儿子敖智。”敖智那边已经吓傻了,南海龙王赶紧帮忙回答道。

    “这次龙墓开启,给你们南海龙宫增加一个名额,让敖智也进去试试吧!”真龙天尊又望了敖智一眼,留下一句话,身形慢慢消散。

    南海龙宫的一帮人顿时愣在当场,好半天,敖智最先反应过来,转回身激动地握着敖景的手,“九哥,我们可以一起进龙墓了。”

    “对,我们可以一起进龙墓了!”敖景也满是激动。之前有所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两人互相推让进入龙墓的资格。

    对于龙族来说,进入龙墓,不能保证前途光明,但是,不进龙墓,必然碌碌无为一生,龙墓的作用,等同于妖族的星月秘境,当然,现在星月秘境已经没了。

    但龙墓还在。

    “难道真龙天尊看出敖智是六爪金龙了?”南海龙王和几个知道内情的长老,对视了一眼,眼神之都满是怀疑。

    但理论,这是不可能的,真龙如果没有现出本体,即便是天尊,也不可能看出其真实的形态,更不可能发现敖智多一只爪子。

    “敖智,你离家这段时间,是不是见过真龙天尊?”忽然想到敖智进过南荒,而之前,真龙天尊和玉帝也是从南荒方向而来,南海龙王忍不住问敖智。

    如果之前没有交集,真龙天尊不可能一口叫出敖智的名字,还给予敖智特别的关注。

    可是,敖智想了半天,也想到在哪里见过真龙天尊,他哪知道,当初在司空别院见过的金袍人,便是真龙天尊,真龙天尊之所以单独给他一个进龙墓的资格,完全是因为,敖智当初贡献出了真龙之血,对于敖智本身的天赋,真龙天尊其实并不看好。

    “算了,不要想了,知道这是好事行了,接下来,还是安心准备龙墓之行吧!”见敖智想了半天,还是一脸茫然,南海龙王摆摆手说道。

    “散了,都散了!”

    真龙天尊走了,玉帝也走了,刘浪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但数百万的水族,还围在四周,南海龙王马下令让各大水族,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父王,我去跟刘大人打个招呼。”看到水族陆续撤离,敖智对南海龙王说道。

    “打什么招呼,没看到,刘大人正跟那位天尊大人说话吗?赶紧回南海龙宫,听听各位长老,之前进入龙墓的经验,这才是正事。”南海龙王感觉司空月还时不时地望着自己,哪里敢多呆,一拽敖智,直接下到了海面之下,率领南海龙宫众长老,头也不回地回往南海龙宫。

    “胆小鬼!”

    司空月撇了撇嘴,女人都是记仇的,除了敖智,对于南海龙宫的那帮人,包括南海龙王,司空月没有一点好感,如果不是老祖宗在这,她早去说道说道了。

    见南海龙王被自己看了几眼,吓得逃之夭夭,司空月颇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不过,回头一看刘浪,司空月的心情顿时又跌落谷底,刚才老祖宗口口声声地说,收刘浪为弟子,这么一算,刘浪岂不是成了她爷爷那一辈?